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外伤会诱发白癜风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02:52: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外伤会诱发白癜风吗,甘肃白癜风好根治吗,河南能否根治白癜风 ,云南白癜风能否治吗,泽普白癜风医院,山东怎么治白癜风,孕期面部出现白斑是白癜风吗能不能治疗

端午节是中国最古老的节日之一,约定俗成地成为纪念先秦时期楚国爱国主义诗人屈原的节日后,便与屈原流放之地的长沙建立了“剪不断,理还乱”的密切关系。唐代诗人文秀《端午》诗中说:“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

然而,楚地乡间却以为这一天是避邪、除瘴、祛疫的日子。农历五月初五旧名“端五”,端是“初”的意思。五月蚊蝇孳生,疠疫流行,俗称“恶月”,初五日为“恶日”。楚人普遍认为五月是个恶月、毒月,重五之日是恶日、死亡之日,民俗忌“五”,遂改成“端午”。所以才有了避邪、除瘴、祛疫的习俗。《吕氏春秋·仲夏纪》也说:“是月也,日长至,阴阳争,生死分。”屈原选择“五月五日投汨罗江死”,大概也是认为是日为“死生分”的日子。

故五月五日,又称为“浴兰节”。这一天,人们爱用兰草煎水沐浴,以祛风散热,洗除污垢。增强皮肤的抵抗力。后世不断发展,根据不同的季节和各人不同的需要,沐浴所用的药物越来越多。如用枫树果(枫球)煎水洗澡可以祛风,治疗皮肤过敏;用防风、艾叶或透骨草煎水薰洗,以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用大蒜皮、苦瓜叶或丝瓜叶煎水为小孩洗澡可以去热毒,防止夏天生痱子;用青蒿、天泡草或白英等煎水洗澡可以防止生疮疖,等等。

是日,各家门口悬挂菖蒲、艾叶、葛藤,门上张挂张天师像及桃符等等。据说菖蒲似剑可斩妖邪,艾叶芬芳可驱蚊避秽,葛藤可捆妖孽;家中燃雄黄蚊烟用以驱邪除毒;大人吃雄黄酒,小孩涂雄黄于前额作王字形,谓可保清吉平安;清水一杯放少量雄黄服用,或用雄黄水洗眼,谓可免眼疾;用雄黄水遍洒室内,可除蟑螂跳蚤。有的地方,小孩于胸前佩戴香袋、符篆、大蒜,用五色丝系臂,谓可避邪。

大人、小孩都要沐浴兰汤。长沙人习惯在端阳薰蚊香、苍术、芸香等,以除疫去邪;用甘草、金银花、土茯苓等药物煮蚕豆或鸡蛋吃,据说有清热解毒去风湿之功能。或到山林溪边扯夏枯草、车前草、水灯心等药物,洗净晒干,待夏日泡凉茶喝,所谓“端午前都是草,到了端午都是药”。

午餐家人团聚,吃用箬叶包糯米煮成的粽子、盐蛋、大蒜籽烧肉,有“五月五日午,天师骑艾虎,手执菖蒲剑,驱邪归地府”之谚。用大蒜籽、雄黄等浸于植物油中,名“雄黄油”,可治皮肤无名肿毒。农民于是日采夏收草药晒干,俗称“草头方”,比平时所采的草药更有药效;中药店收购癞蛤蟆取其皮上毒液,药名“蟾酥”,为炼制丹丸之辅药,可驱风镇痛。

民间传说,家门口悬挂艾叶、菖蒲还与黄巢有关。传说唐朝末年黄巢攻打长沙时,见一妇人手牵一个小孩,身背一个大一些的小孩,便问缘由。妇人答:“牵的是我生的,背的是他婶的,父母都不在了,听说黄巢"隔山摇剑,人头落地",就背出来一块逃难。”黄巢听后说:“黄巢只和官军作对,不伤害百姓!”他随手扯两根艾和菖蒲,对妇人说:“把它插在家门上,就没事了。”妇人归家向邻里道之,次日正好是端阳,百姓照此而做,于是留下了端午插艾叶和菖蒲之习。

其实,这个习俗早在两晋以前就有了。五月本是收蒲草的季节,民间遂称为蒲月,端午又称蒲节。蒲草为草席原料,又名恩爱草。民谚谓蒲草“生于重阳,死于端阳”,五月蒲草质量最好。

那末,避邪、除瘴、祛疫的日子怎么又与爱国诗人屈原发生了关系呢?《荆楚岁时记》载:“是日(五月五日),竞渡,采杂药。五月五日竞渡,俗为屈原投汨罗日,伤其死,故并命舟楫以拯之。舸舟取其轻利谓之飞凫,一自以为水军,一自以为水马,州将及士人悉临水而观之。”这样,端午习俗中又衍生出纪念屈原的成分。《武陵竞渡略》云:“竞渡事,本招屈。实始沅湘之间。今洞庭以北武陵为沅,以南长沙为湘也。”

该书另一处记述:“夏至节日食粽。周处谓为角黍,人并以新竹为筒粽。楝叶插五彩系臂,谓为长命缕。”从这条资料可见,在此以前,荆楚、沅湘一带端午节已有龙舟竞渡的风俗,尚无食粽的习惯。

裹粽子投水以祭屈原的传说最早见于南朝梁吴均所著《续齐谐记》:“屈原五月五日自投汨罗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辄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汉建武中,长沙欧回,白日忽见一人,自称三闾大夫,谓曰:"君常见祭,甚善。但常所遗,若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可以楝叶塞其上,以五彩丝缚之。此二物,蛟龙所惮也。"回依其言。世人五日作粽,并带五色丝及棘叶,皆汨罗之遗风也。”汨罗古属湘阴,湘阴又隶属长沙。更为有趣的是,裹粽投江的习俗竟缘于汉代长沙人欧回的一个“白日梦”。

以粽投水祀屈原,并在这天人们普遍食粽,也就成了荆楚、沅湘端午节风习之一。龙舟竞渡以及投粽于江河辟除蛟龙(使屈原的亡灵能享受祭品),均与龙有关。千百年以来,屈原“怀沙”自沉的汨罗江畔一直保持着端午节龙舟竞渡和食粽的风俗习惯,并被誉为“龙舟的故乡”。端午节活动的高潮在于龙舟竞渡。多少年来,这里的龙舟竞渡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礼仪程式,包括朝庙、操练、竞渡、“做故事”4个部分。

1.朝庙。五月初一,参与竞渡者就要划着龙船到屈子祠祭奠。入祠后,即把龙头供奉在屈原的神龛上,烧香、燃放长鞭炮,全体竞渡者在神龛下跪着,磕头三次,祷告祈求竞渡时夺魁,朝庙才算结束。

2.操练。为了在竞渡中夺魁,每条龙船的成员都不分日夜、水陆并举地顽强操练、拼搏。

3.竞渡。端午节下午,在指定地段的江面上龙舟竞渡。一声令下,百舸争流。两岸观众多达数万,沿岸锣鼓声、呐喊声震天动地,场面极其壮观。

4.“做故事”。在汨罗江畔以及湘北、湘中,“做故事”也是端午节的传统活动之一。所谓“做故事”,是以真人扮演剧中人屈原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辄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或是以真人扮演剧中人物的某一动人的场面,并将其固定于一个特制平台的铁支架上,在不断的锣鼓、鞭炮声中抬着游行。“做故事”常见的剧目有《女婴抚琴》《拜月记》《断桥会》《四不象》等。这种陆地上行进的蕴含丰富的“做故事”,恰与江河里猛驰的白浪翻天的赛龙船交相辉映,充分显现出湘楚人民卓越的集体智慧和特有的美学情趣。

长沙地区的龙舟竞渡不完全与屈原有关。如榔梨、东湖、梨圫、高塘、坪塘、白泉、靖港等地广泛流传着划龙船是为了纪念金角老龙的传说故事。榔梨镇每年端午节期间都要在江中(湘江支流浏阳河)举行规模较大的龙舟竞渡。作为南楚故地中心地带的长沙旁边的榔梨镇,也可能为当年屈原流放、奔波的地域,然而,这里流传的赛龙舟的传说却与金角老龙有关,而不涉及屈原。这一金角老龙的传说故事梗概大致是这样的:

很久以前旱灾严重,老百姓天天求雨无济于事。掌雨的金角老龙变作人形,私访京城,且与鬼谷仙师就何时下雨下多少雨赌输赢。为了获胜,金角老龙私改风雨簿。玉皇大帝怪罪下来,决定五月初五午时要斩金角老龙的头。金角老龙托梦给唐朝皇帝求救,唐朝皇帝应允。但是,监斩的魏征丞相届时还是梦斩金角老龙。龙头滚入皇宫,冤魂闹得京城不得安宁。唐朝皇帝只好敕封“每年正月连头十五日,五月脱头五日”。也就是民间从正月初一到十五,仿制连头金龙(即舞龙灯)耍十五日;五月初一到初五,把龙头放在船头(即划龙船)竞渡五日。显然,这一风俗传说的内容甚为驳杂,其中既有与龙图腾有关的一些故事片断(如掌雨者为金角老龙,金角老龙可变人形且与鬼谷仙师赌输赢等),又有唐朝皇帝与丞相关于监斩金角老龙的仙凡纠葛,也就是史前图腾文化残余与封建帝王传说混杂一起,因而色调斑驳,内容芜杂。从而使普通的舟船刻以龙形而灵物化。也就是说,龙舟竞渡的风俗中遗存了一些龙图腾的氏族活动的残余(诸如龙船、彩衣、祭祀投食等)。

长沙榔梨、靖港一带的划龙船与舞龙灯中就保存了不少的遥远古代的龙图腾的残余。比如划龙船中的某些龙船歌,舞龙时的抓糯米打龙头,舞龙后的“斩龙”仪式,等等。流传在浏阳河畔榔梨的划龙船时唱的《谢茶酒歌》中唱道:“多谢又多怜(啦),多谢香花宝烛谢神龙(啦),作田者龙神保佑(啦)……”明显地表现出祭龙娱神祈年的主旨。它与远古时期农耕氏族所共同的一种生产礼仪(在氏神面前娱乐并占卜农业收获)是遥遥相通的。民间以为划龙船可禳灾。西晋《风土记》曰:“濒江诸庙皆有船,四月中择日下水,击画鼓,集人歌,以棹之,至端午罢。其实竞渡也,而以为禳灾。”

至于长沙舞龙时抓糯米打龙头的习俗,其渊源也甚为古老,与祭龙时投食有所关联。糯米是远古时期祀神用的精米,即“糈”。《山海经》及屈赋中多次出现“糈”,系祭龙飨神的重要食物。《续齐谐记》《荆楚岁时记》等典籍载述的以竹筒贮米投水祭之者,亦糯米也。后世端午节食用的粽子(角黍),也是糯米包裹的。长沙舞龙时抓糯米去打龙头,自然也是表明用糯米给金角老龙吃,让它饱餐、欢悦,赐福地方,五谷丰登。应该说,这些都是一脉相承的。

端午这天,长沙乡间除了划龙舟、吃粽子外,还有踏百草、斗百草的习俗。踏百草是在初五的早晨进行。人们或赤足或穿上新做的布鞋,在有露水的草丛中行走,直到足部沾满露水为止。民间以为,端午节百草都是药,草上凝聚的露水也具有祛热毒、去湿热的作用。斗百草一般在野外踏青时进行。大人斗草,或以花草之名相对,以较各人的文化修养之高低,或以各人采集花草的品种多少为胜负;儿童斗草,则比斗草茎的韧性强弱,以屡斗不败者为胜,胜则欢欣雀跃。宗懔《荆楚岁时记》载:“五月五归,四民并踏百草,有斗百草之戏。”清光绪《善化县志》也有“斗百草”之记载:“五月五日,斗百草,户悬蒲艾,切蒲、研雄黄和酒饮之,小儿佩符蒜辟毒,往来馈角黍为欢。凡水神庙中,是月供奉龙头,鼓乐游街,更造船象龙形。端午日,江中竞渡,争先为戏,观者盈岸。”

相传端午还是“药王节”,长沙山区在此日有上山采药之习。来源红网综合)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涡阳白癜风医院